乐文小说网 > 明末凶兵 > 第1072章 谈判

第1072章 谈判

        第1072章谈判

        巴步泰点点头表示同意,他也留意到山下汉人的情况了,一个个面黄肌瘦病怏怏的,看那样子,就知道汉人一定是辎重不足,翻过长白山后,缺粮少药的。如果这个时候打,汉人一定讨不到好处,不过是借着谈判的时间,想要好好休养一下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休养一下又如何,只要阿朵救回来,该怎么做还不是他和石家奴说了算?

        巴步泰和石家奴似乎非常有信心,这也是意料之中的,晋北军翻过长白山,看似勇不可当,但那又能怎么样,这里是长白山以北,是女真的地盘,到了这个地方,晋北军是虎得卧着,是龙也得盘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铁某人或许手段频多,但他在长白山能打的主意并不多,向东是东宁府等地,向东是贫瘠的沿海地带,向南是长白山,向北就得必须经过蒲卢毛朵部,所以啊,这晋北军是飞不走的。铁默不是想拖延时间整军备战么,女真勇士同样也可以借这点时间构筑工事,深入了解下晋北军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石家奴觉得铁默也很无耻,堂堂大明摄政王竟然利用一个小女子。大约末时,启善的兵马也从东边赶到了中军大帐,石家奴让启善休息一下,便交代了下接下来的任务,「启善,你麾下多是骑兵,这驻防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,你盯死东边的路口,只要汉人敢出来,给本汗往死里打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可汗,阿朵不是在汉人手中么,这是不是不妥?」启善为之一愣,两个时辰前可汗还跟汉人交涉商讨谈判的事情呢,怎么这会儿敢下令对汉人动手呢?

        「放心便是,本汗料定汉人不敢下山来,他们长途跋涉,士卒疲累,又没有骑兵相助,哪敢跟我部正面硬碰硬,打一下汉人就是给赵某人一个教训,哼哼,本汗可以谈,但也不是没有底线的,本汗就是要告诉他,千万不要得寸进尺,逼急了,本汗便舍了阿朵,也要全歼这股贼子」石家奴面带冷笑,嘴上强硬,但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当然舍不得阿朵的,但必须这么做,否则谈判的时候就处于绝对劣势地位了,打一下,也能取得一些主动权。

        启善听懂了石家奴的意思,单手抚胸,无比坚定道,「可汗放心,末将一定会狠狠教训下汉人的,绝不让他们平平静静的过完这个夜晚。」

        石家奴有安排,铁默同样也不会按兵不动,斥候外放,密切关注着女真人的一举一动,启善的骑兵抵达不久便去了东边,这立刻引起了铁默的警觉。思虑片刻,铁默将尚可喜喊了过来,「昌克,东边是何人驻守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回殿下,是耿翼将军的人,那边地势宽阔,除了耿翼麾下的兵马,恐怕别的人也无法完成这个任务」尚可喜如实回答,却见铁默轻轻摇了摇头,「不妥,不妥,昌克你赶紧去一趟东边山腰,跟耿翼交代一下,所有人乔装一下,装成饥饿无力的样子,如果碰到女真人偷袭,稍作抵抗立刻往山上逃,逃命的时候装的像一点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啊,殿下,那地方不守了,这是不是有点过了?」尚可喜半张着嘴,脑袋里嗡嗡作响,她实在搞不懂殿下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,铁默拍拍尚可喜的肩膀,神秘兮兮的笑道,「你呀,就把心放肚子里吧,本王这么做自有道理,你也不好好想想,日前刚弄一群面黄肌瘦的兄弟糊弄石家奴,这会儿跟人家打起来就生龙活虎的,就是傻子也知道里边有问题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原来如此,尚可喜一拍脑门,大笑着去传令了。由于铁默早做了安排,启善很悲剧的成了一个演员,当夜启善便奇袭了晋北军草草修建的东大营,耿翼稍作抵抗便撒丫子往山上跑,麾下兵马一个个抱头鼠窜,丢下的武器也不少,由于启善所部多为骑兵,所以也不可能追的太深。

        打了一番,耿翼便下令退兵,并亲自跑了一趟帅帐,已经是子夜时分,石家奴却还没有睡

        ,听闻启善回来,赶紧让他进了帐,「启善,情况怎么样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可汗,不出所料,这些个汉人肯定是辎重匮乏,末将看他们防守严密,营帐见得也是有板有眼,可一打才知道是徒有虚表,这些个汉人除了负责守营的,其他人各个面黄肌瘦的,八成是很久没吃过饱饭了。可汗,你说得对,咱们跟汉人谈,等把阿朵救回来,立刻攻山,到时候让他们插翅也难飞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得到启善的确认,石家奴总算长舒了一口气。只要汉人没什么阴谋诡计就行,石家奴舒服了,被扣在山上的凌墨可一点都不好受,她心里焦急万分,明知道汉人在使用诡计,却又一点办法都没有,那个可恶的铁默,当真是诡计多端,明明兵强马壮的,却让人装出一副病恹恹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次日,铁默换上一身锦服,悠哉悠哉的下了山,两军对垒应该是磨刀霍霍,针尖对麦芒才对,可今日双方平静得很,两军大阵相隔两里地,最中间摆着一个伞盖,一张桌子,两碟小菜,一壶美酒。

        石家奴早已经坐在那里等着了,如此安排,自有深意,石家奴也想见识下秦王铁默的风采,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传说中那般勇毅,如果赵某人连这种小场面都镇不住,就着实有点让人失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铁默贵为晋王,可石家奴还是愿意称他一声督师。巳时,铁默如约到来,铁默本来卖相就极佳,当真是气度不凡,便是石家奴看了也不得不赞叹一句人中龙凤,怪不得铁默能年纪轻轻就闯下诺达基业,光这份从容镇定就不是常人能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铁默沉着镇定,石家奴自然也不会弱了自家风采,他起了身,很适和善的拱手行了一礼,「久闻殿下大名,今日得见,当真是一表人才,俊朗不凡啊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铁默微微错愕,啧啧,这个石家奴真不愧是女真人中的汉学大师,瞧这话说得,如此漂亮,可偏偏又是骂人不吐脏字。傻子都知道铁默为天下人称道的绝不是他的长相,而是他多年来披荆斩棘表现出来的勇猛无畏和杀伐决断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石家奴倒好,只说铁默长得好看,其他一个字都不提,这不是摆明了骂铁默徒有虚表,里边草包么。石家奴骂人骂的非常隐晦,不是极为聪明之人,是绝对回不过味儿来的,来而不往非礼也,铁默可不是什么善茬,当即拱拱手回了一礼,「可汗也是一表人才啊,怪不得能有今日之成就,本王可真想见见爱新觉罗大王的姐姐了,听闻公主殿下可是个了不得的贤内助啊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铁默此话一出,石家奴立马就笑的有点不自然了,铁默这是摆明了骂他石家奴是个小白脸,能有今日之成就靠的是老婆的帮衬。瞧着铁默脸上的坏笑,石家奴有种吃了苍蝇般的感觉,这家伙可真难对付,这张嘴厉害得很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经见识到铁默的能耐了,石家奴也不敢逞口舌之力了,请铁默坐下后,便扯起了正题,铁默也不客气,喝着酒笑眯眯的说道,「可汗放心,本王是个实在人,凌墨欠多少本王就说多少,想让凌墨回去,可汗只要拿出两千石米粮,药材若干,肉干五千斤就可以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石家奴很是错愕,他吃惊的不是铁默要的太多,而是要的太少了,这一时间石家奴有点搞不懂铁默想干嘛了,于是他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握住酒壶,笑眯眯的问道,「殿下就不怕本汗在酒中下毒?借机要了殿下性命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会吗?」铁默捻动酒杯,眼皮都没抬,只是盯着杯中酒悠悠笑道,「可汗可能有所不知,在我们大明啊,这靠老婆吃饭的男人往往都没什么胆子,所以啊,本王并不是太担心。倒是可汗该担心下三公主,素闻三公主貌美如花,人间绝色,动心的人可不少呢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话到这里,石家奴就是涵养再好也被气的够呛,不过他还是努力忍耐着,「殿下放心,本汗胆大包天,有些事只是不屑做罢了,至于三公主,不劳你费心了,感

        动她心思的人,本汗会将他埋在大江底下,永世不得超生」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石家奴再抬起头的时候,眼中射出两道精芒,铁默自然不惧,嘴角一翘,呵呵笑道,「本王的胆子也一向很大,而且,可汗不是也夸本王长得俊朗么,如果不做点什么,不是对不起这份好相貌么?」

        铁默从来都不是怕事的人,石家奴敢出言威胁,他偏要迎上去对一对,三公主爱新觉罗陌若长什么样,谁晓得呢?但为了打击下女真人的士气,也要将爱新觉罗陌若置入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石家奴站起身来,冷冷笑着,「殿下,你要的东西本汗会一点不缺的给你送去,不过殿下也得看好身边的美人才行,本汗听说中原有两大美人,一个是扈徐美玲,一个是徐美玲,对嘛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哦?可汗果然不是凡人,着实有这么两个任,不过呢扈徐美玲掌刀,最擅长阉割,徐美玲手中有剑,擅长切脑袋,可汗有能耐,便好好享受吧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那谢谢殿下大度了?」石家奴拱拱手,再不愿意多言,甩甩手大踏步朝本阵而去,铁默耸耸肩,眼中寒光爆射,很好,石家奴果然是个狂人,也挑起了他铁默的怒火,他铁默还真得见识下三公主爱新觉罗陌若不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本阵不久,石家奴如约将辎重送了过来,石家奴如此好爽,还真有点出人意料,石家奴该做的已经做了,晋北军诸将就有点犹豫了,徐美玲看着远处坐着生闷气的凌墨,有些纳闷的问道,「真的要将这个女人送回去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呵呵,送,为什么不送?石家奴言出必行,咱们也得言而有信不是?这就放她走,昌克,你挑一百人亲自送凌墨下山,记住了,一定要挑些高大威猛的,还要他们故意装成病怏怏的样子,石家奴啊石家奴,本王很想看看你到底要怎么办!」

        听完铁默的话,尚可喜就暗骂一声我靠,殿下这鬼主意可真是层出不穷,让一群五大三粗的壮汉装成病怏怏的样子,鬼都不信啊,这么玩下去,石家奴非被整迷糊了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尚可喜点点头便去办事了,尚可喜办事特别实诚,他从锐锋营挑了一百个精装健卒,这些人各个阳刚四射,偏偏爱装成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,看着周围的人,凌墨心里早已经骂翻了天,可恶的汉人,等下了山,一定要如实跟兄长说,不能让他上了汉人的恶当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军大帐,石家奴焦急的等着,他可生怕铁默会言而无信,听闻那铁默可是个出了名的色鬼,恰巧妹妹又是天姿国色,不担心那是骗鬼的。突然外边一阵想动,人未到,声音已经传来,「哥....哥,小妹想死你了...」

        石家奴闻之大喜,立刻飞奔而出,直接将凌墨拥在了怀中。石家奴可真没想到妹妹会回来的这么快,他扶着凌墨的肩膀,上下仔细打量,「阿朵,汉人有没有对你做什么,跟哥哥说,哥哥一定为你出气,灭了这帮狗东西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凌墨泪眼婆娑,脑袋再石家奴怀中蹭了蹭,「没,那个汉人还算有点良心,没对小妹做什么。不过哥哥,你是不是打算攻山,袭击汉人兵马?」

        听着凌墨的话,石家奴立刻警觉起来,他确实这么打算的,不趁着汉人元气大伤攻打,难道让他们养精蓄锐?问题是阿朵是怎么知道的,如果连阿朵都明白,铁默会不知道?揽着凌墨进了大帐,让她坐下后,石家奴有些严肃地问道,「阿朵,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?」

        凌墨擦擦泪水,有些惊慌的握住了石家奴的手,「哥哥,听小妹的,千万别上了汉人的恶当,小妹这些日子被扣在山上一直留意汉人的情况呢,他们一个个壮实的很,辎重也很充足。那些面黄肌瘦病怏怏的人,是故意装出来的,拿出来骗你的。就在刚刚押着小妹下山的人,一个个面色红润,偏偏装出一副病态样,小妹一看就知道他们身体强壮绝没什么病。」

  http://www.lewen0.net/77/77672/66535654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lewen0.net。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0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