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人不可貌相 > 第34章

第34章

        “原小二……”张望声音有些发飘,  看原弈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,“你对几个女人有过这种反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就我受的了,  还来几个?”原弈揉了揉鼻梁,显得有些疲倦,  “还记得我当年因为欺负女生,被校领导公开批评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些印象,当年这事不是还闹得挺大?”张望依稀还记得,  当时他们还在念高三,  不知怎么回事,老师就通告批评说原小二在校内欺负低年级女生,  据说这个女生第二天就转校了,  不少同学都说是原小二把人给欺负走的,“你怎么突然提起这件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当时他们兄弟几个觉得有些不太可能,  原小二不太像是欺负小女生的人。可是除了他们几个好哥们,  所有人都觉得,  原小二能做出这种事一点也不意外。事情传到徐姨与原伯伯耳中后,  原小二还被狠狠收拾了一顿。那次原小二跟家里闹得很不愉快,  他们外人不知道究竟闹到什么地步,  但是从那以后,  原小二就开始安安分分上学,  不再逃课,  但是跟家里人关系也越来越淡,这些年已经很少能在原小二口中听到他双亲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就是当年那个女生。”原弈夹了一筷子菜,语气十分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望见原弈夹了一筷子平时不喜欢吃的菜塞到嘴里,  就知道他现在有些走神,“她认出你了?”那这个女人眼神儿跟记忆里挺好呀,当年原小二打扮成那个德行,跟现在判若两人,就连他亲爹亲妈都不一定能认出来,那个女生竟然还能认出来?

        原弈筷子一顿,半晌才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今天这家店的菜,手艺有些不好,吃不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们,看在我们是发小的份上,我发自内心问你一句,”张望见原弈脸色不太好,“你有没有可能……是喜欢上这个女孩子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喜欢?

        原弈的胸口就像被人狠狠揍了一拳,他当即反驳道:“你在胡思乱想什么,我怎么可能喜欢上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装模作样口是心非的女人,一个粗鲁力大跟相貌半点不符的女人,一个连多肉都养不活喜欢跟他打嘴仗的女人,他又不是脑子有问题,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她?

        张望没想到原弈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,若有所思地看着他:“既然你对他没意思,她当年还害得你被人冤枉,那我们现在也给她长个教训,也算是为你当年受的气报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多久前的事了,报什么仇?”原弈神情严肃地看着张望,“望子,你别去做这种事。”他意识到自己语气有些严厉,又补充了两句,“我们一群大老爷们,因为这种过往小事去欺负女孩子,没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年你因为这事受的冤枉,就这么算了?”张望似笑非笑地给自己倒了一杯果汁,“你如果觉得不好出手,哥几个帮你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望子,你别动她,”原弈与张望的双眼对视,“当年她一直在帮我解释,只是没有谁相信她,也没有谁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望沉默下来,他低头看着面前的果汁,笑了:“原小二,你是不是傻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么明显的玩笑话都听不出来,俗话说关心则乱,原小二究竟知道不知道自己对那个女孩子有意思?如果真是这样,这个笑话足够他笑原小二一辈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时挺聪明一个人,到了感情问题上面,还不如小学生。现在某些小学生都知道跟喜欢的对象告白了,原小二一个大老爷们,竟然还弄不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,当年高考,你们几个谁有我的分数高?”原弈不以为然,“你们这群学渣也好意思说我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还有一种人叫高分低能?”张望放下筷子,擦干净嘴角,“原小二,我问你一个问题,你能接受这个女孩子嫁给其他男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要嫁给谁,关我屁事,”原弈夹在筷子上的菜掉到桌上,他有些不耐烦地把筷子往桌上一扔,“我又不是她爸,难道还要替她操心男朋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心里不痛快成这样,还叫关你屁事?”张望双手抱臂,“原小二,你就慢慢别扭着,别等人家真的跟其他男人在一起后,你才发现自己原来对她早已经深情一片。到时候哥几个可不会陪你去抢新娘,我们也算得上是帝都有头有脸的人物,丢不起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滚滚滚,哥这辈子都不可能做这种事,”原弈站起身朝外走,“吃饱了,我去结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望看着原弈的背影,无奈地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没有被人爱过的人,也不知道怎么去爱别人,甚至从内心排斥着情感需求。

        原小二确实有病,心理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颜姐,”小杨看着摆在角落里的蓝色妖姬,“这束花要不少钱呢。”就这么扔在角落里,是不是有些浪费?

        颜溪敲击着键盘,头也不抬道:“所以它还能放在我办公室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而不是去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才不相信宋朝是真的有多喜欢她,九年前宋朝才十七八岁,就算真的对十五岁的她有几分朦胧爱恋之情,时隔这么多年,也早就忘得差不多了。什么十年不忘,再续前缘,那是小说里才有的情节,她自认还没这么大的魅力,能让豪门贵公子记住这么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如果真信了,那就是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是豪门贵公子一时兴起,逗她玩玩而已。她接触过几个小富二代,他们身边从来不缺俊男美女,像她这种跑来做小主持的富二代,是属于不合群,不被他们带着一起玩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永远不要用真爱去考验人性,最后真相往往会让你发现对方根本不是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先生,”一个穿着夹克,头发看起来有些散乱的男人推门走进来,“您让我查的东西,我已经查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朝接过对方手里的档案袋,微微点头: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拿钱办事而已,”男人站起身,“欢迎您再光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朝勾了勾唇角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男人离开以后,他打开档案袋,里面是厚厚一叠照片,每张照片都是上大学以后的颜溪。颜溪微笑、吃饭、看书、甚至是上课偷偷玩手机的样子,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朝顺手抽出一张照片,照片上的颜溪趴在车里,原弈弯腰去抱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把照片撕碎,宋朝转过椅子,看在窗外的阳光,拨通了助理的电话:“颜小姐似乎并不太喜欢蓝色妖姬,从明天开始,就换别的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喜欢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需要知道她喜欢什么,”他微微一笑,“我只需要知道女人的弱点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挂了电话,宋朝慢条斯理的整理着领结,就像是世间最完美的优雅绅士。

        分别多年,暗恋者的心意一直不变,直到相遇终于鼓足勇气去追求,这是个多么美好的爱情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什么黄历,我觉得两天后就是好日子,宜搬迁,”原弈把张望塞到他手里的黄历扔到桌上,打量了下这套单身公寓,“你住这房子会不会有些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挺好的,”张望在酒柜里取了一支酒,“一个人住刚合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弈皱眉,“没有花园,没有游泳池,哪里合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是单身公寓,又不是高级别墅,”张望倒了一杯酒递给他,“一个人住那么大的屋子,也不嫌空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下要开车,不喝酒,”原弈没有接酒杯,“我喜欢大房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喝就不喝吧,”张望见原弈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,顺手打开了电视,“干脆你今晚就住我这儿,别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择床。”原弈拿过遥控器,熟练地调到某个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年纪轻轻,毛病不少,”张望起身到厨房洗了一盘水果端出来,“跟我说说,经常惹你生气的那个女人性格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问她做什么?”原弈盯着电视头也不回,电视里送餐员在向女主持说着他未来的打算,女主持声音温柔中带着尊重,仿佛对方的理想是拯救世界,而不是回老家买套房子,开个铺子做小生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随便问问,”张望看了眼电视,“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节目,好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原弈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道:“你一个未婚男人,没事不要乱打听异性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望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跟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发小,不生气,不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周先生,您很了不起,祝您心想事成,”长发披肩的女主持站在旧得已经脱漆的防盗门外,笑容温柔,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送餐员关上了房门,这扇并不好看的门上,贴着大大的福字,镜头给了福字一个大大的特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福,是我们民族最朴实也是最美好的寓意。我们祝福这位送餐员,也祝所有人都福气多多,幸福美满。”女主持笑得眉眼弯弯,那上翘的眉眼,竟让张望觉得有种雨后清荷的味道,张望用手肘撞了撞身边的原弈,“这妞长得有几分可口,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原弈取了一块水果塞进他嘴里,用遥控器快速换台,翻到一个肾宝广告后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养生,注意身体。”他站起身,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望把水果从嘴巴里吐出来,“快走,快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两天后记得带上红包礼物来我新家,”原弈看也不看张望眼里的嫌弃之色,从果盘里挑了一串新鲜的葡萄放到手里,“千万别空着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你,”张望把原弈推到门外,“原小二,你贱成这样,还是单身一辈子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弈捧着葡萄站在门外,斜眼看张望,对方这种语言攻击对他完全无效。

        颜溪画好几张漫画,刚准备洗漱睡觉,宋海的号码就拨了过来。号码虽然是宋海的,但是说话的人却不是宋海,而是一个自称是宋海生意上的伙伴,对方说她爸喝醉了,要她过来接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伯父,我马上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颜溪挂了电话,刚换上一只鞋就察觉到不对,她爸喝醉了还有司机在,就算司机不在,酒店也会安排专业的代价把人送回来,怎么可能让她过去接?

        她再用手机拨宋海的号码,没有人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查对方提供的地址,是个风评十分好的高级酒店,这家酒店是长风集团旗下的产业,看起来不像是有非法出现的场所。她内心大定,不管是有阴谋还是她脑补太多,这种安保条件良好的酒店里,肯定不会出现太危险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起自己最近认识的那条大金腿,颜溪犹豫了一下,还是自家老爸的安危站了上风,选择给原弈打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机响了好几声后,才被原弈接起,原弈第一句话就是:“有话快说,我这里只能临时停靠两分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是靠边停车后再接的电话?真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。

        颜溪快速把事情说了一遍,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,“我在酒店楼下等你,等会陪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你,原小二。你是整个帝都最帅,最有正义感的豪门公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啧,拍马屁拍得这么浮夸,不如不拍。”被夸的原弈,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被夸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浮夸一点,怎么能显示出我内心汹涌澎湃的感激之情。”颜溪套上另一只鞋,拿上车钥匙便冲出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夜风微凉,原弈走下车,与亲自来接待他的酒店经理客气了几句,就站在大门口不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酒店的几位高级管理都满头雾水,二少董特意跑到酒店门口站着,难道是为了看风景?

        “原……”颜溪气喘吁吁的跑过来,见原弈身后站着不少西装革履的酒店管理,硬生生把差点冲口而出的“原小二”三个字咽了回去,“原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着这么多下属管理的面,叫他“原小二”似乎有点掉他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快就赶过来了?”原弈皱眉,“你开车超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,我运气好,没遇到几个红灯。”颜溪气喘得匀了些,“我们现在就上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”原弈转身看酒店经理,“富贵花开间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经理愣了一下:“原总,是出了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事,我朋友父亲喝醉了酒,我陪她来接人。”原弈转身对颜溪勾了勾手指,“走,跟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,大哥!”颜溪笑眯眯地跟在了原弈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原弈低头在颜溪耳边小声道:“这么狗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我这是发自内心的尊敬与崇拜,”有求于人,能屈能伸是颜溪的美德,“看我这双真挚的眼睛。”她朝原弈眨着眼睛,想要透过心灵的窗户,让原弈看出她的真诚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回应她的,只有原弈飞速扭开的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眼妆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颜溪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奇耻大辱!

    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原小二:噗通噗通,心跳得好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河:什么?我竟然顶着一张花了妆的脸?!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家里有点事,所以更新完啦,抱歉抱歉,我明天争取早点,大家晚安~

  http://www.lewen0.net/0/1/5442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lewen0.net。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0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