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人不可貌相 > 第66章

第66章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你们说的好项目!”宋朝把上面发下来的暂停施工文件拍在桌子上,  “负责勘测工作的人是谁,  地底下这么大的古墓,  难道他们就没发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底下的人大气不敢出,这个项目他们前期投入了不少资源,现在突然挖出一个古墓,  据说陪葬品格还很高,  那些考古学家往这里一扎堆,  也不知道会在这里花多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项目是宋朝背着家里投的项目,  他回国后在家族企业里只有个不上不下的位置,  爷爷对后辈们态度也没有太大差别,  明明他比其他堂兄妹更优秀,  可是在家里其他人看来,  他只是小三上位女人的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宋词吃喝玩乐样样不落,宋诗夜不归宿,  学其他人包养小白脸,  闹出丑闻上报纸,  给宋家丢了不少脸,  可就因为他们有个出身名门的妈,便处处高人一等。

        出身,在这些人眼里,  比能力更重要。他从小成绩优异,获奖无数,  都抵不过一句小三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满以为这次的项目成功后,他能在宋家扬眉吐气,  没想到会从地下挖出王侯级别的墓穴,还是两三千年前,这么多年都没人发现,怎么偏偏就让他遇上了?

        那次竞标会上,原家没有参与竞标,原弈名下的恒泰虽然参加了竞标会,但是输给了他的委派人,当时他没有多想,现在回想起来,宋朝忍不住怀疑,原弈有可能早就得到了某些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原弈从哪知道的消息?还有他请来的专业勘测人员,都没有发现这些?

        手机响起,宋朝让屋里的人都出去,才按下通话键,宋词吊儿郎当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堂弟,听说你朋友投资的那个项目,挖出了王侯墓?”笑声从手机里传出,“你这个朋友可是为国家考古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,幸好盗墓者没有发现,不然也不知道有多少文物会被流失,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什么时候也关心国家的历史文化了?”宋朝把手机捏得咯吱咯吱作响,平静的语气中却还带着笑意,“只要有利于国家,牺牲一些个人利益,也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我也这么想,”宋词笑呵呵道,“做人就是要想开一点,有些人天生命贱,就不要想着有好事发生。又不是每个人都有原家老二的本事,就算失去继承人资格,也能有事业有美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朝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我,一遇到开心的事情就喜欢废话,这毛病真要改改,”宋词笑声变大,“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,你慢慢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人高兴的时候就容易忘形,大哥会这样,当弟弟的一点都不意外。”宋朝挂了电话,面无表情盯了通话记录很久,把手机砸在了墙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总,”助理推门进来,“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事,”宋朝推着眼镜微笑,“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助理红着脸摇头:“不、不辛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……帮我带上门好吗?”宋朝笑容不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、好。”助理关上门,轻轻抚着胸口,宋总笑起来的样子,实在是太迷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颜溪与沈星颜一起主持《对面》后,有人觉得沈星颜身边不需要多一个主持人,也有人觉得颜溪主持功底还不错,虽然比不上沈星颜出色,至少能接住沈老师抛来的梗,在镜头面前也是落落大方,不算惹人厌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质疑节目编导安排的声音比较大,甚至有人觉得,颜溪是靠着后台,强逼着沈星颜带她一起主持。沈星颜主持这么多年,拥有无数粉丝,粉丝越想越觉得沈星颜是受了委屈,纷纷到颜溪微博下留言,让她滚出《对面》栏目组,《对面》有沈星颜就够了,不需要多余的花瓶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视台早就预料到,新主持加入热门节目,会迎来批判声,所以并没有被网上的言论影响他们的新一代主持培养计划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佩等人原本还担心颜溪承受不了网上的恶言恶语,但是见她还有心情买多肉植物放办公桌上后,就知道他们是想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颜老师,要不你换小盆栽养吧,这些多肉落到你手里也太可怜了,”一位同事劝道,“我觉得仙人球就挺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第几个劝她放弃养多肉的?

        颜溪看着手里新买回来的多肉,苦着脸道:“你们就不能祝我这次能成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三岁的时候听过《狼来了》,这个故事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颜溪:“所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做人不能撒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同事打击一番,颜溪背上包,对同事们道:“我被你们伤害了,我要去寻找安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秀恩爱就好好秀,”小杨撇嘴,“我们单身狗承受得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脑子里除了恋爱,就没有别的?”颜溪戳了戳小杨的脑门,“姐姐我今天去购物,买买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再过几天就是她爸的生日,她爸明天就要回来,她现在去挑选礼物刚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了一会电梯,电梯门打开,颜溪看到了站在电梯里的赵婉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以为是谁,原来是原家二少奶奶,”赵婉彤双手环胸,眼角上挑,“怎么,还没去做你的豪门少奶奶?网上那么多骂你的言论,不让你的豪门男友帮你删除负面言论?”

        颜溪走进电梯,关上电梯门,“赵小姐,这都什么朝代了,怎么你还把女人看成男人的附属品?俗话说,批评使人进步,我禁得住奖励,也就禁得起批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不想当男人的附庸,就别靠着男人上位,”赵婉彤被颜溪虚伪的模样恶心得够呛,“嘴上道理讲得比谁都好听,不要脸起来,谁都赶不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没买水军抹黑谁,也不在背后讲竞争对手的坏话,”颜溪似笑非笑,“这点我比不上赵小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婉彤面色微变,之前她在网上找水军故意抹黑颜溪的事情,颜溪知道了?反正这种事也没有证据,她只要不承认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,我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不明白没关系,”颜溪勾了勾唇角,“如果我真想仗着男友的后台欺负人,最先倒霉的,可能就是赵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威胁我?”赵婉彤提高音量。

        颜溪笑着挑眉:“赵小姐,你想太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、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的男朋友因为你,已经失去原家的继承权,”赵婉彤强撑着底气,“像那种豪门公子哥,真以为他会为了你放弃家业?别做梦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赵小姐的关心,”颜溪笑颜如花,“做梦是每个人的权利,等梦醒的时候,我会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电梯门打开,颜溪率先一步走出去,转身朝赵婉彤摆了摆手:“拜拜,赵姐,你真是个好人,处处为我着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婉彤:去你的好人卡!

        瞪着颜溪的背影,赵婉彤觉得自己此刻比被人骂一顿还要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颜溪逛了几家店,取了前两周订好的男士手表,又到珠宝店选了一款男士领带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女士,您选的这款领带夹已经没有现货了,您如果需要,我们会以最快的速度,把这款领带夹送过来。”导购赔笑道,“要不,您再看看有没有其他中意的款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颜溪翻着宣传册,她爸喜欢钻石多又闪的东西,虽然这不符合她的审美,但是只要她爸开心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这款呢?”颜溪指着某款领带夹,这领带夹设计一般,唯一的特点就是钻石够大够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款有的,您稍等,我马上给您送来过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颜溪正想跟导购道谢,抬头便与从贵宾间出来的妇人对上了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徐雅没想到今天只是跟妹妹出来看看珠宝首饰,竟然会遇到让儿子宁可放弃财产继承,也不远放弃的女友,她脚步一顿,不想让外人看笑话,向颜溪矜持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颜溪坐直身体,回了个颔首礼,但并没有从沙发上站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女士,这是您挑选好的领带夹,您看看。”导购把装着领带夹的绒盒放到颜溪面前,戴上白色的手套,把领带夹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别的不说,实物果然如宣传图中一样闪亮。

        徐雅眉头微皱,这种暴发户的品味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姐,”徐湘仿佛没有看见颜溪一般,“走吧,我们该回家了。免得回去晚了会儿,姐夫的电话又要打个不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五十多岁的人了,你还拿这事来笑我,”徐雅脸上露出笑,跟徐湘走出店,坐上车后才道,“小二这孩子,如今是越来越有主意,我跟他爸说什么都听不进去。那个叫颜溪的女孩子人虽然不错,不过……”她是个不善于说难听话的人,所以只好闭嘴不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湘往车门外看了一眼,瞧见原弈从一辆车下来,她换了个坐姿,恰好能够挡住徐雅的视线,“姐,俗话说儿孙自有儿孙福,孩子大了都有自己的主意,咱们做父母的,也要学着尊重孩子们的意见。有句话我说出来可能不太好听,但我是小二的姨妈,还是要替他说句公道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雅见妹妹欲言又止,笑着道:“我们姐妹之间,有什么话不能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做父母的,在小二年幼的时候,对他关心不够,现在他都快二十七了,你们反而对他的恋情指手画脚,这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?”徐湘见徐雅脸色不好看,叹口气,“你不知道爸爸最喜欢看的节目,就是她主持的《身边那些事》,前几个月还给她写过信,后来收到这丫头的回信,高兴了好几天。如果让他老人家知道,小二的女朋友就是他喜欢的女主持,结果被你跟姐夫棒打鸳鸯,你说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雅不敢置信道:“爸爸竟然亲自给主持人写信,他都是九十岁的人了,你们也不拦着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还小,老还小,老爷子现在就是小孩子性格,谁拦得住?”徐湘拍了拍徐雅的手,“老爷子说过,一个能认真回复老人信件的主持人,心地一定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雅张张嘴,想说她并不是觉得颜溪不好,只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觉得,她跟自己的儿子不太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颜小溪,你这是挑领带夹,还是挑钻石?”原弈走进店,看到颜溪手里已经结过账的领带夹,“这种东西,我可没脸戴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又不是送给你的,你怕什么丢脸?”颜溪接过购物□□单放进袋子里,准备往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原弈顿时脸色大变,追上颜溪问:“你竟然要给其他男人送这么贵重的礼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谁跟我说,钱只是个数字,几万块红包钱压根就不是钱的?”颜溪挑眉,“怎么现在就贵重起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糟糕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电光火石间,原弈想到了最完美的答案:“我挣的钱为你花再多也只是数字,但是你平时工作那么辛苦,想到这些钱是你风里来雨里去赚来的,就算只花一块钱,我也觉得贵重无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嘴是跟谁学的,竟然这么甜?”颜溪伸手拉了拉原弈的脸,“脸皮也越来越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恋爱使人情商进步,情话使人脸皮变厚,一切都是天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原弈握住颜溪掐他脸的手,往四周看了眼,就发现导购在偷偷的笑,顿时脸一红:“你、你矜持点,在外面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那你松开我的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要松开你的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外面呢,要矜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弈牵住颜溪的手不放:“谁说要矜持,谈恋爱讲什么矜持?!”

        颜溪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跟我说说,这领带夹送给哪个男人的?”原弈牵着颜溪走出店门,飞速地往四周看了看,低头想在颜溪额头上亲亲时,发现不远处有个小屁孩正盯着他,只好把已经弯下去的脑袋挺直,然后又看了小屁孩一眼……5a4b25aaed25c2ee1b74de72dc

        小屁孩顿时嚎啕大哭,他的爸妈满头雾水地哄着小孩,不明白他为什么莫名其妙就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原弈:……。

        颜溪不知道原弈用眼神欺负哭了小孩子,见他闷不吭声,以为他是不高兴了,便道:“好了,不逗你啦,过几天是我爸的生日,这是我给他买的生日礼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伯父的生日要到了?”原弈立刻转身,拉着颜溪就往珠宝店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怎么又往回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给他老人家买生日礼物,用来讨好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颜溪站在后面,看着原弈跟导购说,要买钻石够大够闪的手表,忍不住笑出声。平时在穿衣打扮上,向来讲究优雅贵气的男人,竟然也会提出如此“暴发户”的要求,竟让人觉得意外的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 买下价值七位数的手表,原弈扭头批评颜溪:“伯父要过生日,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,我也能早点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那时候你还没追求我,我告诉你干什么。”颜溪挑眉,“故意向你讨礼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会那么想你,故意向人讨礼物多没意思,”原弈干咳一声,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尽量平静一些,“伯父明天才回国,今晚不如去我那里睡,李姨特意给你熬了美容养颜汤,你如果不去,她会很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有李姨想我去?”颜溪笑眯眯地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我也想你去,行了吧!”原弈红着脸道,“你这个女人真是,不懂看透不说透的道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懂。”颜溪继续笑眯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车,”原弈把颜溪拉上车,给她系好安全带,转头对司机到:“直接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衣兜里的手机有信息提示音响起,原弈拿出来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【张望:小二,你后天的生日打算怎么庆祝,大河有没有惊喜给你?】

  http://www.lewen0.net/0/1/26851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lewen0.net。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0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