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人不可貌相 > 第64章

第64章

        原弈离开以后,陶茹与杨敏凑上来,  “大河,  你可以啊,二小老板竟然这么听你的话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听话不听话,  他这是让着我,  ”颜溪被好友取笑也不生气,  “走,我们继续逛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啧啧啧,”陶茹故意去戳颜溪的痒痒肉,  “都会在我们面前维护男友的面子了,颜大河,  你有异性没人性啊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胡说,  我明明一碗水端平了,  刚才是谁一口一个原哥,”颜溪躲陶茹挠痒痒的手,  “还嫌我一碗水不端平,脸呢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能讨好大人物,我要这脸有何用,”三人笑闹了一会儿,  陶茹心情很好,“不过,看到二小老板对你这么好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都说女追男隔层纱,但是轻易得来的东西,  很多人往往不会珍惜,我怕你太主动,原弈不把你当回事,”陶茹释然一笑,“你刚来帝都的时候,我还不放心,现在看来是我想太多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好,”颜溪抱了抱两位好友,笑了,“爱你们,么么哒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跟你么么哒,臭不要脸,”杨敏故作嫌弃地推开颜溪的脸,“一边去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颜溪捂着脸笑,时光仿佛回到了三四年前,那时候她们还是不用为工作发愁的学生,在林荫小道上笑得无忧无虑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总,到了。”司机停下车以后,见原弈靠着椅子小憩,以为他睡着,便出声提醒了一句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辛苦了。”原弈睁开眼,眼神清亮有神,半点睡意都没有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走下车,原弈看着眼前这座豪华别墅,叹口气进了门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少回来了,”家里请的阿姨见到他,小声道,“先生心情可能有些好,等下你别跟他顶嘴。”她在原家干了几年的活,知道原家父子间的感情有些淡漠,担心等会儿吵起来,她先劝了原弈几句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王姨,我知道了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在门口磨蹭什么,还不换了鞋进来,”原亚森下楼,见原弈站在门口,皱眉道,“总算舍得回来了?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原弈没有搭理他,弯腰换上鞋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,喊了一声爸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二回来了?”徐雅听到原弈的声音,匆匆从二楼下来,“在外面一个人住得习不习惯,小区的安保怎么样?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挺好的,”原弈见徐雅要给自己剥桔子,伸手拦住她的动作,“妈,我刚吃完饭过来,吃不下其他的东西了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徐雅放下橘子,抽出纸巾仔细擦着手,就连指甲缝都擦了一遍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原亚森看着没什么表情的儿子,想要发脾气,又忍了下来:“你妈这几天很想你,总是担心你搬出去住不习惯,你今晚就在家里住下吧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不习惯的,以前我吃李姨做的饭,现在也一样  ,”原弈神情异常平静,“我住在这边,会影响你们的生活,所以还是住自己家好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自己家?”原亚森被原弈的话激怒了,“我跟你妈还在这里,你的家不在这里在哪?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原亚森愤怒的样子,原弈沉默片刻,忽然笑了:“爸,你可真奇怪,我几岁的时候,你跟我说,父母不需要处处为孩子操心,应该有自己的生活。我现在搬出来住,你又说我要在这里住,所以你究竟是怎么想的?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想的?”原亚森看到原弈这漫不经心的模样,“你妈想你都想生病了,你还在记恨那么多年前的小事?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是哪件小事?”原弈轻笑一声,“是我五岁那年,你们两人出去旅游,我被保姆虐待,最后送到医院那件?还是我受惊吓过度,想要让你们陪我睡觉,被你从床上拎下来的小事?又或是我十多岁做阑尾手术,直到手术结束也没看到你们?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像这样的小事太多,我快数不过来了,”原弈并不想跟原亚森讲道理,因为他们之间没什么道理可讲,“再说,我什么时候说过记恨你们?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二,”徐雅眼眶一红,“对不起,是爸妈忽略了你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,你们夫妻有过二人世界的权利,”原弈笑了笑,“是我打扰了你们的生活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!”原亚森见妻子神情越加难过,打断原弈的话,“你从小吃的穿的哪样不比别人好,你还有什么不满?你妈遭那么大的罪生下你,好的你记不住,这些倒是记得清清楚楚,养你还不如养条畜生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亏得你们养的是儿子,如果养的是畜生,早就跑没影了,”原弈低声嘲讽一句,“爸,你如果今天让我回来,就是说让我回来住的事情,那么很抱歉,我觉得一个人住很自在。你们感情这么好,我搬回来做你们的电灯泡也不合适,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原亚森看他这副不正经的模样就生气,深吸几口气平缓心情后道:“你跟那个小主持是怎么回事?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你们想的那回事,”原弈拿了个橘子在手里把玩,“她是我的女朋友,你未来的儿媳妇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同意!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又不是你结婚,干嘛还要你同意?”原弈挑眉看原亚森,嘴角的笑容似嘲讽似愉悦,“爸,你要我尊重你跟妈的生活,希望你能尊重我的生活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主持人拿什么跟你妈比?”原亚森气得脑子突突直跳,“你妈出身豪门,知书达理,名校毕业,也没跟其他男人眉来眼去。那个小主持算什么东西,你跟宋家那个小子为了争一个女人,都闹到网上去了,整个圈子都在看你们的笑话,你也不嫌丢人?!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女人有魅力,还对我死心塌地,有什么好丢人的。”原弈把桔子扔进果盘,“丢人的是想做小三还没成功的人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你、你、你……”原亚森气得手在发抖,“你看看自己这个样子,像个什么样?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原弈选了个橘子递给原亚森:“都是过六十岁的人了,这才多大的事情,气成这样图什么?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他越是这么漫不经心,原亚森就更生气,他一把挥开原弈的手:“你别在我面前嬉皮笑脸,不管你说什么,我都不会让一个小主持嫁进原家大门,你如果坚持跟她在一起,就滚出原家,不要再回来了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原!”徐雅听原亚森话说得过了,忙出口制止,“跟孩子好好说话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有这个破德行,就是我们对他太宽容了,自己开了几家破公司,就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,也不想想出门在外,为什么别人叫他原二少,也不是叫他原总,”原亚森一直不太满意这个儿子,到了今天,积攒多年的父子矛盾终于爆发,“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,要么跟那个女主持分手,要么我剥夺你在长风的股份与职位,以后长风就与你没有半点干系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嗤。”原弈轻笑一声,站起身与原亚森双眼平视,“爸,我从没觉得长风与我有什么关系,所以这个选择对我而言,只有一个结果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二,”徐雅起身拉住准备离开的原弈,“你爸说的只是气话,你不要当真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”原弈轻轻拿开徐雅的手,“我快二十八了  ,气话还是真心话,我看得出来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徐雅焦急地看着丈夫与孩子,心里难受起来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让他走,走了就别回来,”原亚森走到徐雅面前,揽住她的肩膀,“我就要看看,离了原家,他能有多大的本事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原弈觉得这种话争来吵去没意思,他耸了耸肩,“如果这么说能让你高兴一点,我没意见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说完这话,他转身往外走,刚走到门口,遇到急匆匆赶回来的原博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原博接到家里阿姨的电话,说他爸催着小二回家谈事情,他就知道事情不太好,扔开手里的工作就赶了回来,不过看样子还是晚了一步,他们事情已经谈完了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在原弈的脸上,原博没有看到有不满的情绪,难道是他想多了?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哥。”原弈招呼了一声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原博想问他发生了什么事,但是见爸妈都站在客厅,也不好多问,只好伸手拍了拍他的肩,“昨晚没休息好,都长黑眼圈了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心情好,就晚睡了会儿,”原弈把手插在裤兜里,笑着道,“我先回去了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路上小心。”原博目送原弈坐上车,离开别墅区大门后,才走进屋内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脱下外套,他看了眼原亚森难看的脸色,微微皱眉:“爸,你跟小二谈了什么?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跟我提那个混账东西,”原亚森轻轻拍着徐雅的后背,“我去联系律师,以后原家一切都跟他无关……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够了!”原博沉下脸,语气淡漠道,“你除了拿这点东西来威胁他,还能有什么?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原亚森愣住,没想到平时沉默寡言的大儿子也与他过不去,一时间竟有些反应不过来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二平时做了什么,过得怎么样,你从来不关心,现在拿你的产业来威胁他,你以为他很稀罕?”原博把脱下来的西装重新套回去,冷梆梆道,“最近几天我搬出去住,家里不用做我的饭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走出大门,原博深吸一口气,拉紧身上的外套,坐上自己的车,把车开出了原家的大门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畜生!”原亚森看着空荡荡的大门,铁青着脸道,“气死我了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徐雅轻轻抚着他的胸口:“孩子还年轻,脾气有些大也是难免,你下次不要这么跟他们这么吵,等他们自己做了父母,就能体会我们的苦心了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原亚森重重叹口气,“都是债,早知道他们是这种东西,还不如不生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徐雅愁绪满头,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这些年两个儿子没跟她发生过矛盾,她从来不知道,原来家里的矛盾,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周末玩了整整两天,颜溪的好心情一直维持到中午直播完新闻,下午要去拍节目素材,她吃完午饭就与赵鹏出了门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期的节目仍旧与老人有关,但不是为了拍他们有多苦有多不容易,而是拍老人乐观的一面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媒体宣传的原因,导致很多年轻人都觉得,老人不是蛮横不讲理,就是过着孤单寂寞的生活,再不然就是与时代脱节的老古董,这是一种时代的误区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她想拍出老人们可爱的一面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比如擅长书法的老大爷,会跳肚皮舞的老奶奶,玩游戏时能够五连杀的六十岁大妈,闲着没事去公园捡垃圾,戴着红袖章维持交通秩序的大爷大妈们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傍晚时分,赵鹏与颜溪去了公园,为了让大爷大妈接受自己的采访,颜溪混入了广场舞人群,被旁边的大妈教了好几个正确的广场舞动作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颜溪顺势跟四周几位大爷大妈套起近乎,以放松的状态跟他们做起采访来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姨,你们一般什么时候散场?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八点左右,剩下的时间我们可以去散散步,聊聊天,还不会打扰别人休息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来这里跳广场舞的人多吗?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多着呢,还有些年轻人也来凑热闹。不过年轻就是好,跳起来比我们这些老家伙好看多了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您太谦虚了,我跳着就没您好看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算是例外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这期节目做好在电视上播出以后,颜溪被网友们善意的嘲笑了,说她拉低了年轻人广场舞平均水平,应该回家苦练一个月为年轻人挣回面子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还有很多网友夸这些大叔大妈可爱,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令人称赞,主持人跳广场舞的模样也很搞笑,简直就是傻狍子掉进鹿群,为了节目,也真是豁出去了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网友1:自己是白富美,还有个身份显赫的男朋友,为了节目却能这么接地气,我要爱上这位小姐姐了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网友2:虽然她跳广场舞的水平被大爷大妈秒杀,但是看她那么认真的跟着蹦跶,我都不忍心嘲笑她了,哈哈哈哈哈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网友3:你们有没有看到大妈说小溪是年轻人中的例外时,小溪那委屈巴巴的小眼神,萌得我心肝颤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沈老师,您在看什么?”助理推门进来,见沈星颜在玩手机,小声劝道,“您先休息一会儿,晚上要去台里录节目,我怕你身体撑不住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”沈星颜笑着把手机收起来,她对那个叫颜溪的小主持越来越感兴趣了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那委屈的小眼神确实很可爱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电视台里,小杨找到颜溪小声道,“小颜,发生大事了,你快看微博热门消息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原小二:上热门不丢人,当小三失败才丢人,略略略略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宋朝:??膝盖好痛,我怎么了?  

        晚安~

  http://www.lewen0.net/0/1/24873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lewen0.net。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0.net